路長,且慢走。

非常感謝新絲路雙月刊溫暖的專訪,幫我把關於求學、比賽以及台灣青年指揮發展的想法做了一次簡單的梳理。
礙於印刷限制,實體出刊內容略有刪修。在這裡我貼上專訪的全文,或許更能貼近我心中的話,誠摯跟大家分享。

 

*******

 

我所擁有最大的優勢,就是知道自己「沒什麼天份」

布加勒斯特國際指揮大賽首獎指揮——張宇安

訪問/郭士榛
整理修訂/盧家珍

 

臺灣首位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國際指揮大賽首獎得主張宇安,近年活躍於歐洲樂壇,年底亦將應TCO之邀,返國指揮專場音樂會《旅人III─榮耀》,揮灑他對於當代國樂團的聲音想像。本刊特別越洋專訪現居德國柏林的張宇安,暢談他的學習歷程及經驗見解。

 

由業餘社團到指揮研究所的奇特歷程

張宇安的學習歷程十分特別。他自小在澎湖長大,也沒有接觸過任何音樂科班體系,踏入音樂的世界是在就讀馬公高中時加入國樂社自學笛子時開始的,然而一學便是深愛,高中三年幾乎以社團為家,自主學習的經驗也對他其後的音樂態度影響深遠。考取師大音樂系後,除了領導師大國樂社以外,張宇安也組建自己的交響樂團和絲竹樂團,主動創造磨練技藝的機會跟舞臺。

剛進師大音樂系時,張宇安的樂理、和聲、音樂基礎訓練的成績分組全都是最初級班,他很快就發現自己是天份最不足的那一個!「當同學們都去上高級和聲學時,我都戲稱自己在補修低級和聲學。」然而他知道勤能補拙才是唯一出路,畢業即以應屆榜首考取師大研究所指揮組,向指揮之路跨出了第一步。張宇安表示:「支撐我的最大資產,並不是高超炫目的技術,而是那股最貼近初衷的強烈熱情。也只有這股熱情,才能賦予音樂感動自己而後感動他人的力量。」

 

婉謝美國名校邀請,執意重考柏林指揮班

張宇安在研究所期間大量指揮首演臺灣作曲家作品,因而於2011年受邀參與美國當代音樂節開幕指揮演出。演出結束後,兩位美國指揮界的重量級人物Marin Alsop和Gustav Meier一起來到後臺,邀請他直接留在美國Peabody音樂院就讀,並提出可以免試直接入學、兼任Baltimore symphony orchestra指揮助理的條件。

「我當然知道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幾乎找不到任何拒絕的理由。只是我不斷問自己,這是我想走的路嗎?」張宇安對於德奧系交響樂團質樸誠懇的聲音無比嚮往,也渴望在那樣的環境下養成自己的指揮學習。在長考之後,他還是婉謝了美國的邀請,執意朝德奧之聲走去,然而第一次報考柏林音樂院的結果卻是令人吃驚且失望的。

「當時,柏林的指揮教授直言我沒有任何留下來學習的實力。」張宇安說,「一開始我很不服氣,但接觸過那裡的演出跟音樂水平,才了解自己有多麽無知。指揮和任何藝術一樣,鑽研得越深,越會發現自己的渺小。謙虛不是一種矯揉作態,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自知之明。」張宇安回憶,落榜那段時間是最痛苦的,但也是在那時候,才會更確定心之所向,那是屬於自己的音色慢慢累積沈澱之時,只要撐得過去,所承受的打擊都會變成一輩子受用不盡的寶藏。

半年後,張宇安再訪柏林,以正取一被錄取。如今已完成柏林音樂院碩士文憑的他,在考取博士級最高藝術文憑之後,也開始了自由指揮的生涯。對於在德國求學的點滴,張宇安認為,追求卓越最重要的觀念之一,就是盡可能處在同儕都比自己更優秀的環境裡,在柏林影響他的有指揮家、演奏家、作曲家和形形色色的藝術人,除了增廣見聞,更不斷翻轉他的感受能力跟認知模式。「想要生存在藝術的道路上,不能只是安於做個舒適圈裡的前段班,必須有走向未知的勇氣,才有找到活路的可能。」張宇安說道。

 

對於比賽與臺灣青年指揮的想法

談到指揮比賽,張宇安直言:「比賽可說是當今年輕音樂家發展之路上的必要之惡。」他認為,在講求速效的指揮比賽中,其實不太容易求得深刻的音樂,「頂多勉強證明你能指揮,排練算有效率,然後樂團不討厭你。指揮的音樂修為是不能藉由比賽來品評高下的,而大賽首獎也絕不是指揮事業的保證。」然而在這個資訊快到藝術必須講求包裝的時代,比賽仍然是最迅速成名的方式。「但矛盾的是,好的藝術無一例外的需要時間,尤其是音樂。速效講求的是工整、是正確,但是其中能有多少美感、獨特性?恐怕是謝謝再聯絡了。」

某位重要的臺灣前輩指揮家在張宇安獲獎當晚傳來訊息:「一直等著聽到你的好消息,如今終於看到你的才情與努力所開出的第一綻花朵。恭喜!我知道你知道,路很長,才剛開始。看著你的感言,讓我相信你會走得遠。」張宇安那時一個人點了杯啤酒坐在布加勒斯特的無名小巷讀著訊息,「說實話,擁有這樣的理解比拿到大獎更值得驕傲。」他說,像是一位走過這條荊棘路的前輩拍著你的肩膀告訴你:「我知道你也會心急,但沒關係的,路很長,一定要慢走。」

當被問到對於臺灣青年指揮人才輩出的看法時,張宇安笑道:「近幾年來,臺灣青年指揮的素質水平和出線的比率,相對世界各國來說的確驚人的高!好多個外國朋友來問我為什麼?我都說是臺灣的米有靈性兼有音樂性,叫他們快去亞洲超市買來吃!」他認為,臺灣青年指揮都默默有一股拚勁,想在日益艱鉅的國際空間和音樂環境裡為自己和家鄉爭光。「也正是因為面對僧多粥少的困境,絕大多數的我們沒有攀親帶故、搞裙帶關係的空間,反而必須更腳踏實地的用努力和實力說話。」

「其實臺灣還有太多留在國內或旅居海外的優秀青年指揮值得大家認識和喜愛。他們還沒有得過獎,或是他們的風格手法本來就不適合去比賽。然而他們很多方面或許都是比我更優秀的指揮家、音樂家,也絕對不會輸給很多從海外請來,登台一次後就此消失的生面孔。」張宇安誠心希望大家能多去聽聽他們、去探索他們。用自己的耳朵,而非大賽捷報來評價一位音樂家的優劣。

 

《旅人III─榮耀》張宇安與TCO 
2017.12.1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